浅折一夏🌺

二次元禁断综合症

朝哥,在被小朋友暴揍的边缘试探……(并不,下一秒就是暴打)

【冰秋】似曾相识的温度(起名废,私设如山)

     纱华铃上一次看到自家尊上这个样子,还是在沈清秋假死的五年期间。
     洛冰河此时黑着一张脸,端着一盆水,一言不发走进了房门,并且重重将门带上。
     沈清秋躺在床上,烧得不省人事。洛冰河仔细地将冰毛巾放在沈清秋头上,默默处在一边,面无表情地看着沈清秋。
     沈清秋这次同尚清华一起去除邪祟,临行前和洛冰河腻腻歪歪了半天,最后才终于说服洛冰河去处理自家事务,谁知本应该是游山玩水的一圈,两人却险些双双栽在外面……要不是尚清华最后狗胆包天帮沈清秋挡下致命一击,沈清秋可能现在就没了……

    沈清秋烧得迷迷糊糊,感觉浑身上下都在疼,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了,很紧很紧,却一点也不痛,指尖传来幽幽的温度。
    这种感觉,似曾相识……

    苍穹山派是修仙名门,而作为其弟子,都是要在一定时期下山历练的。在向天打飞机菊苣笔下,洛冰河第一次历练,是和当时非常仰慕自己的小师妹宁婴婴一起去的,具体去干了什么菊苣没有写,可是从之后越发黏在洛冰河身上的宁婴婴来看,无非也就是什么英雄救美,一猜就知道以宁婴婴那可怜的智商,一定是被抓了,敢动主角的妹子,那妥妥的找死……
     而现实,陪着洛冰河完成第一次历练的,莫名其妙变成了当时手握女主剧本的沈清秋……

     “此次是苍穹山派对于弟子的历练,你且专心除祟,为师是不会帮你的。”沈清秋坐在村长家的木凳子上,愣是把木凳做出了龙椅的架势。
     “弟子明白,定然不负师尊重托。”小白花洛冰河严肃脸还没有摆三秒,就露出了一个傻笑。
     ???你笑什么?你想到什么了?不不,我真的不是放心不下你才来的!
     沈清秋虽然心里腹诽,可是面上还要做出一副清高姿态,他默默端起茶水,喝了一口。
     “两位仙师啊,你们可算来了……”村长是一个大概七八十岁的小老头,瘦的仿佛只有一把骨头,眼眶深凹进去,活像一只僵尸。
     “僵尸”说:“这后山本来是很普通的一座山,可是大约一个月前,山上忽然开始时不时冒出黑雾,从那时候,我们村子好几个小伙子进山,就再也没有出来……这样的事发生了几次,我们村就合计着去找找看,就在上周召集了二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结伴一起进山了,可是他们也完全失去了联系……”说到这,“僵尸”狠狠抹了一把脸,哽咽道“我们村里本来就人丁稀少,现在失踪了这么多个大小伙,家里人都快要疯了,我这才联系了修仙门派,希望仙师可以救救那些小伙子啊!”
     说罢,竟是在沈清秋面前跪了下来,就准备磕几个响头。
     沈清秋连忙将其扶起,心说我一二十多岁的现代人,可受不起您这一跪,嘴上却是:“老先生不必多礼,除魔卫道是我等本分,我们定会查清山中邪物,替天行道。”
     “僵尸”又哭哭啼啼了一会儿,终于走了。
     “冰河,对付山中邪物,万万不可逞强,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重。”虽说知道洛冰河身为本书主角,主角的光环会保佑他不死,可是作为老师还是要提醒几句的。
     “弟子明白,定然不负师尊重托。”
     哎?沈清秋觉得这句话好像才听过,难道是他的错觉么?

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洛冰河就提着剑上山了,但是并没有忘记沈清秋的早餐……沈清秋吃完早餐,百无聊赖,趁着没有人在床上打了个滚,随后铺平躺尸,一分钟后,在“僵尸”有些感激的眼神中,淡淡地上了后山。
     他才不是因为担心洛冰河,而是因为想见识一下山中邪祟,嗯,没错!
     沈清秋在山里兜兜转转了半天,邪祟没看到一个,花花草草倒是看到不少,他一边欣赏大自然的大好风光,一边寻找洛冰河,此时忽然看见一丝黑雾升起。
     邪祟终于出现啦!沈清秋一面狂压自己的好奇心,一面又端着架子,轻手轻脚地向黑雾走去,终于看到了那只邪祟。
     那邪祟有着像人一样的躯体,可是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人。他整张脸上只有一张嘴,此时嘴微微张开,露出里面的尖牙,还在滴着口水,他此时正在用一口锅,煮着人骨头,但是手艺不精,煮的到处都是呛人的黑烟!
     WTF!!!什么黑雾,这……分明是邪祟进食时的炊烟!根据“僵尸”的话,这恶心玩意儿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在这里安家吃人了!
     忽然,那邪祟忽然一惊,退了半步,做出了一副防御的姿态,自此避过了突如其来的一剑。
     洛冰河!!!
     洛冰河手握正阳,一袭白衣胜雪,一击不中,又挽了一个剑花,属于苍穹山派的基础剑法使得虎虎生威,逼得那邪祟只得防御。
     “呵,又是正道的走狗?!”那邪祟冷笑道,他的声音低沉扭曲,让人听着非常不舒服,“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小娃娃,还敢与我吃人魔为敌?!不自量力!”
     吃……吃人魔?沈清秋扶额,果然向天打飞机的取名方法如此简单粗暴,一听就知道是什么玩意,那邪祟是一只魔。
     “就让你也成为我的食物吧!”吃人魔尖利地笑着,终于开始攻击,他明明没有眼睛,可是每一次都能准确找出洛冰河所在之处,用尖牙和目测二十米长的舌头来攻击,洛冰河虽然是主角,可是此时经验不足,这个吃人魔攻防一体,近战有牙,远攻有舌,逼得洛冰河只得站在二十米远外干瞪着眼周旋,并且渐渐处于劣势。
     不好,在这么拖下去,结局肯定是洛冰河被吃掉!沈清秋躲在树后面,考虑自己要不要上去帮洛冰河一把,可是这毕竟是学生自己的历练,应该让他自己独立完成,况且洛冰河还是主角……
     “冰河!”
     所有的思绪在一瞬间都消失了,沈清秋看见洛冰河在一次躲避之后,被吃人魔的舌头缠住了,并且迅速被拉到对方尖利的牙前!沈清秋不自觉喊了出来,身体在认真思考之前就自己动了。
     修雅应声而出,夺目的剑光将吃人魔的舌头整个砍下,洛冰河有些狼狈地跌坐在地,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沈清秋看:“师尊……”
     “冰河,退后。这不是你能对抗的邪祟。”沈清秋强忍着近距离观察吃人魔的恶心感,道:“你十恶不赦,作恶多端,死在你手下的人恐怕不少,今天我就替天行道,消灭你这个魔头!”
     说罢,金丹期的气势拿出来,左手一个剑决,修雅势如破竹,一击即中,将那吃人魔钉在了树上,那吃人魔对洛冰河来说是很强,可是对于清静峰峰主修雅剑沈清秋来说,就显得有些不堪一击了。
     “呵呵……呵哈哈哈哈”被钉在树上等死,那吃人魔却爆发出一阵狂笑,“人类修士,你们总是不分青红皂白,是妖就杀,逢魔必砍!你们多清高啊!正义?大义?!可笑至极!你们要是真的是正义,当初为何要杀我妻女?!她们明明什么也没有做,什么人也没有害!就因为她们是魔吗?”
     “我今天是栽在你这里,可是你可别忘了我啊!人类和魔怎么可能共同相处?只要我在一天,我就杀一天的人,为我妻女报仇,可是现在为你所困,我就在死之前,再拉一个人垫背!”
     说罢,吃人魔的身体猛地膨胀起来,沈清秋连忙将洛冰河挡在身后,提剑欲挡。
     爆炸的气流飞升上天,周围的树都被吹断了好几根。
     沈清秋最后的意识是……我去泥煤的无可解……

     当天晚上沈清秋就高烧不止,全身上下的伤都被处理过了,可是头还是昏昏沉沉地疼,脑子里一片混乱,有现代的朋友亲人,有手机电脑,有岳清源柳清歌清静峰,也有洛冰河……沈清秋觉得自己快被烧成一个傻逼了……
     忽然头上一阵清凉,之后就感到手被握住了,很紧很紧,却一点都不痛。
     “师尊你放心,我是一定不会成为像吃人魔一样的人的。他一生都在被人类欺骗伤害,可是我不一样,我还有师尊,还有师尊是真心待我的,所以师尊,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心负正义的人,一个不辜负师尊重托的人。师尊,信我……”

     “师尊,你快点好起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 同样的一句话,似乎突破了时空,恍如隔世。对啊,这么重要的事,他怎么能忘了呢……那之后第二天沈清秋就奇迹般退烧了,好了伤疤忘了痛的沈清秋高高兴兴带着洛冰河回到苍穹山复命,将那一夜的温度,那一夜的誓言和信任,抛在了远远的边陲小镇里。
     那之后不过一年,就是仙盟大会,就是无间深渊!他亲手,将那个无比信任他的大男孩,推向了万劫不复。
     洛冰河握着沈清秋的手,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,却猝不及防撞上了沈清秋的眼睛,那双眼睛里满满都是心疼,还有深深的爱恋,洛冰河一瞬间感觉自己掉进了海里,险些溺死在这片海中。
     沈清秋用尽全身力气,回握住洛冰河的手,有些艰难地说:“我感觉……越来越喜欢你了……”
     越来越喜欢,越来越心疼。沈清秋总是忘记之前的各种事情,忘记了洛冰河一直记在心里的马车上的同乘,忘记了他认认真真的誓言,可是从今往后,他会一直注视着洛冰河,记着他做的每一件事,每一句话,并且为此深信不疑。
     洛冰河听见沈清秋的话,愣了好几秒,这种傻子一样的表情出现在洛冰河脸上,还怪可爱的。“师……师尊……”洛冰河叫道,随即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。
     两个人的手在冰妹微微的啜泣声中越拉越紧,指尖传递着彼此的温度,此生,不会再松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     此文只是为了满足我不负责任的脑洞……希望没有很ooc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作者萌新求调戏啊哈哈。
关于设定,本文设定是在沈清秋和洛冰河在一起,秀秀实体书番外之后;回忆设定在仙盟大会前一年,洛冰河16岁时候,我看原著里没有提正阳剑是什么时候拔出来的,就设定当时已经有了吧……
还有关于飞机菊苣和师尊一起进行的这个差点要了两个人命的任务,还有漠尚之间的互动,以后要是有心情再写吧……

画了一张阴沉的老祖羡……真阴沉真冷啊……
想起来羡羡以前总是不肯好好走路,一天天笑嘻嘻的,后来成为老祖之后气质大变样就心疼啊……

翻到好几年前画的路绘……为什么他们不可以幸福啊,好希望路明非那时护住小怪兽……啊啊啊哭死!

小师妹实在是太可爱啦!可惜手残党画不出她十分之一可爱……(ಥ_ಥ) 

【冰秋】装(短片,一发完结)

     沈清秋第三次讲这道大题的时候,全班同学终于开始哀嚎。
     “那咱们就先下课,洛冰河,你再消化消化,实在不行就来我办公室,我单独给你讲。”沈清秋放下粉笔,在同学们微微感激的目光中走出了教室。余光看见洛冰河迅速扔下纸笔,屁颠屁颠跟了上来。
     ……他怎么又来了……
     洛冰河是他们学校校霸,听说高一刚开学的时候还是一个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好少年,可是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,一个人群殴了二十几个同学之后扬长而去,从此成了人见人怕的校霸。校霸同学体育一流,性格冷酷,人送外号“冰哥”,然而他的文化课成绩,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……明明每次考试卷子答得满满当当,字迹工整,却愣是找不出几个对的,成绩基本在二三十分徘徊,一下子可以拉低沈清秋班级的平均分好几分,白瞎了那张好看的脸。
     沈清秋至今还绝望的记得,他曾经让洛冰河在课上回答问题,这孩子要是乖乖说不会也就罢了,可他非要在那里磨磨蹭蹭半天,最后蹦出一句“这个题选D,因为……这是常识。”
     ……神TM选D,这是一道应用题好不好?!
各科老师都对洛冰河表示绝望,连教导主任蓝主任也是一见到洛冰河就气的心肌梗塞,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任课老师,每天必须带一瓶速效救心丸,才可以防止自己一不小心被洛冰河气死。
    沈清秋看着眼前的校霸同学,微微苦涩地说:“这题我给全班讲了两遍,给你讲了四遍了,你还有哪里不会?”
     “全部,全部都有问题。”洛冰河低着头,压抑的说。
     ……也就是说四遍,你还是完全没有听懂啊冰哥……你真的是愧对于你这张看起来就很聪明的脸。
     坐在旁边的柳清歌淡淡瞥了洛冰河一眼,转头对沈清秋说:“干脆你放弃得了,此子悟性乃我生平所见最差,有这时间你还不如去抓你们班学习好的同学,我看那明帆尚可教。”
     沈清秋沉默一瞬,接着就看见洛冰河的小脸儿一下子垮了,“沈老师,连你也要放弃我吗?”
     竟是说不出的楚楚可怜……
     沈清秋心一下子就软了,“怎么会呢,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,你过来,我再给你把这题讲一遍,你慢慢理解。”
     洛冰河苦着小脸儿,抱着作业本,凑近沈清秋,开始听沈清秋讲题。旁边的柳清歌耸了耸眉毛,直觉他们两个距离有点太近,可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,开始出下一次考试的考题,力求难倒一大片,均分不及格。
     沈清秋又讲了三遍,洛冰河才终于懂了,期间一次洛冰河说自己懂了,沈清秋让他给自己讲一遍,结果校霸同学再次卡壳,有些委屈的说他以为自己懂了。
     ……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啊小白花……
     磨蹭许久,洛冰河这才恋恋不舍地朝教室去了。沈清秋瘫在桌上,心说要是每个学生都像洛冰河这样,那他还不如辞职回家。
     终于到了放学时间,同学们一溜烟跑的比兔子还快,学校一下子变得冷清了不少,沈清秋因为和岳清源讨论下一次数学竞赛的相关事宜,比平时晚了点出办公室的门,却在经过洛冰河班级的时候,看见洛冰河还在学校,正在桌子上不知道写些什么。
沈清秋放低声音,偷偷摸摸走到洛冰河背后,却见洛冰河正在刷题,历年的高考真题,思路清晰,条理明确,而他正在攻克数学最难的那道大题,并且即将得出正确答案。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“洛冰河?”
     沈清秋一出声,洛冰河手一抖,在试卷上留下一个无比清晰的墨点,他有些僵硬的转头一看,顿时脸上有些不好看。
     “……说吧学霸同学,为什么要装成什么都不懂的样子,恶意拉低班级平均分?”
     洛冰河沉默许久,深深看着沈清秋,之后有些强硬地把沈清秋拽到怀里,“这不是因为想要师尊你的单独教育吗?”随后竟是露出一个笑容,手就开始解沈清秋的皮带……
     ??!
      沈清秋从睡梦中惊醒,看了一眼旁边睡得不省人事的哭包洛冰河,一脚将其踢下床,被踢下去的洛冰河惊醒之后一脸懵逼,眼里又开始泛泪花,颤颤巍巍叫道:“师尊……”
     沈清秋不予理睬,这个撒谎精!今天不管你怎么哭怎么求,我都不会让你上床的!!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感觉我把师尊的脸画的好圆……(ಥ_ಥ) 

今天的我又在瞎画水彩……大佬求放过!